inbanner
期待您的來(lái)電! 安陽(yáng)市鑫洲汽車(chē)報廢回收有限公司
電話(huà):0372-2298123
電話(huà):13569000390(李經(jīng)理)
郵箱:2387127798@qq.com
網(wǎng)址:http://www.berlinbespokesuits.com
地址:安陽(yáng)市殷都區鄴城大道西段路南(北蒙辦事處對面)
政策法規 首頁(yè) > 政策法規

隱患 報廢車(chē)交車(chē)販子處理 如埋“地雷” 隱患重重

發(fā)布:2021-03-24 瀏覽:3469次

來(lái)源:汴梁晚報 2016年08月02日

2016年年初,北京市豐臺區的郝盛鑫(化)將自己開(kāi)了13年的桑塔納交由車(chē)販子進(jìn)行報廢處理,而這卻成了他噩夢(mèng)的開(kāi)始。

因為不懂報廢車(chē)流程,郝盛鑫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獲得了中介姜某的聯(lián)系方式,姜某在提車(chē)回程途中將一名6歲兒童當場(chǎng)撞死并逃逸。經(jīng)查該車(chē)所有人為郝盛鑫,被撞兒童家人在協(xié)商未果的情況下,將郝盛鑫及姜某共同訴至法庭,要求喪葬費、死亡賠償金、精神損害賠償金等各項經(jīng)濟損失60余萬(wàn)元。

與釀成悲劇的郝盛鑫一樣,不少車(chē)主在辦理車(chē)輛報廢手續時(shí),并非通過(guò)正規報廢途徑,而是利用網(wǎng)絡(luò )找車(chē)販子代為辦理業(yè)務(wù)。在報廢汽車(chē)送往汽車(chē)解體廠(chǎng)間的空當期,車(chē)主輕則需承擔車(chē)輛肇事、違章等風(fēng)險,重則報廢車(chē)上的零件甚至“五大總成”會(huì )被車(chē)販子以各種方式出售給汽修廠(chǎng),成為“拼裝車(chē)”的一部分,而這同樣需要原車(chē)主承擔法律責任。將報廢車(chē)交給車(chē)販子處理,無(wú)異于給自己埋下一顆“隱形地雷”。

灰色空檔期

責任風(fēng)險被“連坐”

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搜索報廢汽車(chē)、汽車(chē)回收等字樣,會(huì )彈出大量車(chē)販子的信息,這些廣告通常為公司主頁(yè)形式,并張貼諸如“北京市認定的正規北京汽車(chē)解體中心”“補貼價(jià)格同行業(yè)高”“免費上門(mén)辦理”等廣告語(yǔ),著(zhù)實(shí)吸引眼球。

記者以一輛即將報廢的夏利車(chē)車(chē)主親戚身份,聯(lián)系到北京市汽車(chē)解體中心的業(yè)務(wù)員張某,張某操著(zhù)一口濃重的地方口音,經(jīng)多次討價(jià)還價(jià),在確定“有電瓶”“車(chē)輛還能開(kāi)”等信息后,協(xié)商以200元殘值價(jià)格代辦報廢手續,并約定了取車(chē)的時(shí)間、地點(diǎn)。

張某告訴記者,這是北京市能給到的高價(jià)格,并稱(chēng)“只要有車(chē)輛行駛證原件和身份證復印件就能辦理” 。而記者在北京市老舊機動(dòng)車(chē)淘汰更新服務(wù)平臺指定服務(wù)商“報廢專(zhuān)家”上查詢(xún)得知,除上述材料,正規報廢途徑還需準備登記證原件、《代理機動(dòng)車(chē)業(yè)務(wù)授權委托書(shū)》、《機動(dòng)車(chē)注冊、轉移、注銷(xiāo)登記/轉入申請表》、《報廢車(chē)輛委托辦理承諾書(shū)》四項材料并簽字確認。

在約定好的交車(chē)地點(diǎn),記者等來(lái)的卻是遲到了一個(gè)多小時(shí)的張某同伙,一行三人均帶有同樣的地方口音。記者質(zhì)疑車(chē)輛交給對方是否安全,其中一位墨鏡男稱(chēng):“我們是正規拆解廠(chǎng)的,你就放心吧?!彪S即便要將車(chē)開(kāi)走。記者追問(wèn)“購車(chē)指標何時(shí)更新”“報廢補貼如何領(lǐng)取”等問(wèn)題,3人均表示他們只管拖車(chē),“你跟誰(shuí)聯(lián)系的就問(wèn)誰(shuí)去”。

在車(chē)輛報廢行業(yè)工作了近10年的何某,在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車(chē)輛交由私人報廢本身已屬違法行為,在車(chē)販子處理車(chē)輛的十幾天中,對方甚至會(huì )利用車(chē)主的身份信息做不法交易?!败?chē)輛和車(chē)主信息的使用權在車(chē)販子,但責任風(fēng)險卻在車(chē)主?!焙文撤Q(chēng),“而且,車(chē)販子往往會(huì )偽造缺失的報廢材料并代替車(chē)主簽字,隱患無(wú)窮?!?/p>

報廢車(chē)車(chē)主成“背戶(hù)”

拼裝車(chē)上路

這些提供報廢車(chē)解體服務(wù)的公司中,注明詳細地址的僅占少數,且聯(lián)系方式均為私人電話(huà)。經(jīng)查詢(xún),記者聯(lián)系的“北京市汽車(chē)解體中心”并不在北京公安交管局公示的正規解體廠(chǎng)目錄中。

業(yè)內人士何某表示,車(chē)輛交給車(chē)販子大的隱患在于,車(chē)販子會(huì )將車(chē)上的零部件進(jìn)行拆解,賣(mài)給不正規的修理廠(chǎng),這些零部件往往會(huì )成為“拼裝車(chē)”的一部分。特別是發(fā)動(dòng)機、車(chē)架等五大總成,均帶有VIN(車(chē)輛識別碼),這就像每個(gè)人的身份證一樣,通過(guò)一串數字便可看出是什么車(chē)、什么配置以及車(chē)型、年款等信息。如果拼裝車(chē)上路后發(fā)生交通肇事,可通過(guò)VIN追溯到原車(chē)主,原車(chē)主要承擔法律責任。

所謂“拼裝車(chē)”,是指利用不同車(chē)輛的不同配件進(jìn)行拼裝,終成為一輛成品的汽車(chē),屬非法生產(chǎn)汽車(chē)行為,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。中國物資再生協(xié)會(huì )的數據顯示,有近70%的報廢汽車(chē)游離于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監管之外,近半報廢車(chē)“改頭換面”后繼續行駛。

此前便有媒體報道,2015年5月15日,一輛滿(mǎn)載乘客的大客車(chē)在陜西省淳化縣境內發(fā)生重大交通事故,因制動(dòng)系統狀況嚴重不良,造成35人死亡、11人受傷。經(jīng)過(guò)調查,這輛車(chē)即將到達強制報廢期,私自更換動(dòng)力總成后繼續行駛,以至造成血淚教訓。將報廢車(chē)交給車(chē)販子,車(chē)主無(wú)異于成為肇事推手,需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。

據了解,車(chē)販子在取走車(chē)輛后,往往不會(huì )及時(shí)送入解體廠(chǎng)報廢,而是積極尋求以二手車(chē)交易的可能,若價(jià)格高于車(chē)輛報廢補貼和殘值總和,車(chē)販子便會(huì )努力說(shuō)服車(chē)主交易?!敖灰缀?,原車(chē)主購車(chē)指標便會(huì )釋放,若車(chē)輛檔案提檔并在其他地區落戶(hù),則原車(chē)主便不再有責任?!焙文掣嬖V記者,“若檔案被提走卻沒(méi)有再落戶(hù),那么原車(chē)主仍對車(chē)輛負法律責任,這就是所謂的‘背戶(hù)’?!?/p>

據記者了解,沒(méi)有落戶(hù)的二手車(chē)要么以“黑車(chē)”“套牌車(chē)”身份橫行街道,要么會(huì )被地下修理廠(chǎng)拆解成零配件,以“拼裝車(chē)”上路。無(wú)論哪一種情況,原車(chē)主都會(huì )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承擔著(zhù)額外的法律責任。

隱患重重

車(chē)主成黑市利益鏈條“小白鼠”

數據顯示,預計到2016年年底,全國廢舊汽車(chē)報廢量將突破700萬(wàn)輛。同時(shí),全國正全力淘汰營(yíng)運“黃標車(chē)”,報廢車(chē)回收行業(yè)正進(jìn)入一個(gè)高峰期。

與巨大的報廢需求相對應的是,由報廢汽車(chē)資質(zhì)企業(yè)回收拆解的數量遠遠低于注銷(xiāo)車(chē)輛,回收率僅30%左右,這給了非法拆借車(chē)販以可乘之機,并形成一個(gè)龐大的黑市利益鏈條。從廣告、收車(chē)、車(chē)輛評估、二次售賣(mài)再到零部件拆解,全國各地的車(chē)販子已形成了自己的流通系統,黑市規模超過(guò)100億元。

業(yè)內人士何某透露,車(chē)販子會(huì )對報廢車(chē)系統評估,盡可能榨取車(chē)主所有利益,確保自身利益大化。而這中間,車(chē)主的權益往往被漠視,留下無(wú)窮的隱患。

2001年5月,國務(wù)院頒布《報廢汽車(chē)回收管理辦法》,其中對報廢汽車(chē)回收、解體、資源利用等作出明確規定。國家對報廢汽車(chē)回收業(yè)實(shí)行特種行業(yè)管理,除了獲得資格認證的報廢汽車(chē)回收企業(yè),任何單位和個(gè)人不得從事報廢汽車(chē)回收活動(dòng)。

事實(shí)上,報廢車(chē)主不但承擔了不必要的法律風(fēng)險,在利益上同樣難被保障。車(chē)輛到達報廢期,仍具有一定的殘值,車(chē)販子或選擇不告知車(chē)主殘值費用,或者大限度地壓低殘值款。以記者聯(lián)系的夏利車(chē)為例,北京市老舊機動(dòng)車(chē)淘汰更新服務(wù)平臺指定服務(wù)商“報廢專(zhuān)家”給出的回收價(jià)為500元每輛,比車(chē)販子出的價(jià)格高出1.5倍。

顯而易見(jiàn)的是,當前報廢車(chē)行業(yè)仍存在著(zhù)監管缺失、私人回收、私自處理等情況。對消費者而言,報廢車(chē)不能通過(guò)正規渠道“壽終正寢”,不僅存在承擔法律責任、拿不到報廢補貼證明、個(gè)人信息被利用等風(fēng)險,還會(huì )因一己私利,加劇整個(gè)報廢回收行業(yè)亂象。

(據中國網(wǎng))

編輯:帆帆